谱牒研究

首页 > 谱牒研究

古近代杨氏名人家训选 

时间:2016-10-19 点击:817

东汉太尉杨震被尊称为中华杨氏人文共祖,位于陕西潼关的杨震祠堂被列为全国廉政教育基地。杨万里、杨时都是宋代文学家、理学家、诗人。我市杨氏人口近40万人,大多是明代人口大迁徙时,由江西迁湖北麻城、红安、孝感等地后过籍来信阳定居。其中光山、新县和罗山一部分为杨时后裔,已知商城县一愯系为江西吉水杨氏后裔。故此,特从中选编三位与从信阳有关的古代杨氏名人遗训。


(1)杨震“四知”美名及遗训

杨震(?~124),字伯起。弘农华阴人。东汉时期名臣。从其父杨宝研习(欧阳尚书),师从于太常恒郁。群经博览,文史精通。20岁起,谢绝入仕,设塾授徒,有弟子3000人,人称“关西孔子”。50岁步入仁途,被大将军邓骘征辟,又举茂才,历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元初四年(117),入朝为太仆,迁太常。永宁元年(120),升为司徒。延光二年(123)代刘恺为太尉。他任内清廉正直,恪勤竭忠,不畏权贵,勇斗奸佞,选贤举能,公正无私,因屡次直言上疏时政之弊,遭中常侍樊丰等人陷害,延光三年(124)被罢免,遣返回乡,途中饮鸩而卒。后顺帝继位,下诏平反。


“四知”美名(暮夜却金)。杨震暮夜却金的故事流芳千古。据《后汉书》杨震卷记载:昌邑县令王密是杨震在荆州刺史任内所荐。当杨震擢任东莱太守路过昌邑时,王密闻讯,夜怀金十斤(每斤约为今250克)往访,震拒之曰:“故人(我)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王以为他怕泄露就说:“暮夜无知者。”震正色道:“天知、神知、我知、子(你)知,何谓无知?”王密羞愧,怀金而返。后来转任涿郡太守,任内公正廉明,不接受私人的请托,他的子孙蔬食徒步,生活俭朴,他的一些老朋友或长辈,劝他为子孙布置产业。杨震说:“让后世的人称他们为清白官吏的子孙,不是很好吗?”

震卒后,子孙怀其居官清廉,洁身自好,取堂名曰“四知堂”。唐朝诗人李白曾留下“关西杨伯起,汉日旧称贤,四代三公族,清风播人天”的名句。唐代诗人胡曾《咏史诗·关西》赞曰:“杨震纲幽魂下北邙,关西踪迹遂荒凉。四知美名留人世,应与乾坤共久长。”


注释:四矡:范晔:南朝宋史学家,文学家。代表作《后汉书》,谓四知为“天知,地知,我知,子知”。后世通称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杨震公遗训。锋不磨不利,玉不琢不成。余虽仕官于他乡,心屡怀于家下。直言半幅,厥名教子之篇;约略数行,爰作治家之训。莫道数言苦口,无非一片婆心。居家首重伦常,处世贵持忠厚。夫凭妻语,施为十有九差;子听父言,作事万无一失。户门轻重,兄弟切莫相争;家务短长,大小须当和睦。条椽片瓦,当思创定维艰;一日六时,须念光阴易逝。登科及弟,必非灯下荒疏;金带紫袍,知是窗前勤苦。休嫌荒田野地,只宜勤种勤耕;不拘路上家中,定要会思会算。衣求蔽体,不必蜀锦吴绫(1);食取充肠,何须山珍海味。贫赊贵买,自损家资;贸易添文,人称公道。办柴籴米,堪充日用三餐;置苎买棉,可作寒暑两服。修田补岸,方为勤业之人;刈草锄园,才是兴家之子。经营事业,岂容闲走嬉游;料理家门,必要循规蹈矩。疏通水道,以防旱涸时年;谨守牙关,莫说他人长短。千般误事,皆因酒后花前;万种失机,尽是烟街柳巷。清香美酝,却为起祸邪郎;红粉佳人,便是迷魂鬼崇。一盘棋子,敲完富户囊箱;六孔箫儿,吹破豪家藏库。瓦飘椽烂,皆因小漏不修;家破财亡,即是躁情不释。若兄若弟,须当一样心肠;或子或孙,莫使两般斗秤。器皿懒整,更费造作之钱;墙壁勤修,庶免倾塌之患。赚得分文尺帛,亦能积少成多;偷取双箸枚针,即为因小失大。行婆道士,莫使登堂;和尚尼姑,当教绝迹。斗五合六,祖宗之产业飘零;语四言三(2),家世之门风败坏。饥寒交迫,衣食谁怜;事不见机,悔莫能及。老犹艰苦,皆因壮不知勤;死鲜扬声,始信生无完行。劳心苦志,立锥虽无地,创置何难;好逸偷安,纵积粟成山,消耗亦易。我今晚岁,吐胆露肝,绁陈厉言;遗训后裔,逆凶迨吉(3),遵守勿违。


注释:

(1)蜀锦吴绫:蜀锦:四川生产的彩锦;吴绫:绫的一种,最初出于吴郡。泛指各种精美的丝织品。 明·吴承恩《西游记》第八十二回:“微风初动,轻飘飘展开蜀锦吴绫;细雨才收,娇滴滴露出冰肌玉质。”

(2)语四言三 :音yǔ sì yán sān),指信口乱说闲话。 语出《群音类选·〈分钗记·计诱皮氏〉》:“为何的语四言三,平白地将人讥诮。”

(3)迨吉:音dài jí。语本《诗.召南.摽有梅》:"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毛传:"吉,善也。"郑玄笺:"迨,及也。求女之当嫁者之众士,宜及其善时。善时,谓年二十。"后因以"迨吉"谓嫁娶及时,婚姻美满。

                                                                                                       


(2)杨文清公师训

杨时(1053~1135),字中立,号龟山,北宋南剑将乐(今福建将乐县)人。幼聪颖,八岁能作文,熙宁九年(1076)进士。元丰四年,调徐州司法。师从程颢,临别,颢目送之曰:“吾道南矣。”六年(1083),复赴徐州司法任。历官至国子祭酒、龙图阁直学士,所任之处,讲学不辍,宋高宗即位(1127),宋室南迁,时年七十五,仍力上疏,请除时弊,抵抗金人,任高宗侍读。建炎四年(1130)上章告老,退居故里,以著书讲学为事。绍兴五年(1135)四月二十四日卒,享年83岁。其墓在将乐县三公里乌石山麓,周围松柏环绕,为文保单位。杨时为北宋著名学者,著有《龟山集》,存《四库全书》。详传见《宋史》。

《此日不再得》诗为杨时告诫学生而作,见《龟山集ㄋ,全文如下:

此日不再得,颓波注扶桑(1)。 跹跹黄小群(2),毛发复已苍(3)。 愿言媚学子(4),宜惜此日光。 述业(5)贵及时,勉之在青阳(6)。 行己慎所之(7),戒哉畏迷方(8)。舜跖善利间(9),所差亦毫芒。 富贵如浮云(10),苟得⑾非所藏⑿。 贫贱岂吾羞,逐物乃自戕⑿。 胼胝奏艰食(13),一瓢甘糟糠(14)。 所逢义适然(15),乐殊行与藏(16)。斯人已云没(17),简编有遗芳(18)。 希颜亦颜徒(19),要在用心刚(20)。 譬犹适(21)千里,驾言(22)勿徊徨。 驱马日云远(23),谁谓阻且长。 末学多所岐,倚门颂韩庄。出入四寸间,雕镌事辞章(24)。 学成欲何用,奔趋利名场?挟策博塞游,异趣均亡羊(25)。 我懒心意衰,抚事多遗忘。 念子方妙龄,壮图宜自强。至宝(26)在高深,不惮勤梯航(27)。 茫茫定何求,所得安无常。 万物备吾身(28),求得舍即亡(29)。 鸡犬犹知寻,自弃良(30)可伤。欲为君子儒(31),勿谓予言狂。


注释:

(1)颓波注扶桑:时光流水般奔泻不停,倾注东海。颓波:向下流的水势。扶桑:我国对日本旧称。《南史·东夷传》: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这里借指东海。

(2)跹跹黄小群:跹跹:舞貌。《左思·蜀都赋》:“纡长袖而屡舞,翩跹跹以裔裔。“黄小群:一群幼儿。黄:幼儿。石户役制,隋代以三岁以下的幼儿为黄,唐代以初生幼儿为黄。

(3)忽已苍:一会儿就变灰白了。苍:灰白色。如:两鬓苍苍。

(4)愿:希望。言:语助词。媚:喜爱。学子:学生。(5)述业:指学业。述:记述。

(6)青阳:春天。《尔雅》:“春为青阳”。这里指青春年华。

(7)慎所之:戒慎所去的地方。之:动词,去。

(8)畏迷方:决怕分不清方向。

(9)舜跖善利间:大舜和盗跖的区别在于行善和谋私利之间。跖:人名,春秋时大盗,又称盗跖。《荀子·不苟》:“盗跖吟口,名声苦日月,与舜禹俱传而不息。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

(10)富贵如浮云:语出《论语·述而篇》: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意思是:孔子说:“吃粗粮,喝冷水,弯着胳膊做枕头,其中也有无穷乐趣。由不正当而得的富贵,我看来就像浮云一般。”

(11)苟得:苟且得到。《礼记·曲礼上》:“临财勿苟得。”孔颖达疏曰:“非义而取,谓之苟得。”

(12)逐物乃自戕:一味追逐物质乃是自我残害。戕:音qiang,残害。曹操《蒿里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13)胼胝:俗称“老茧”,手掌和脚底因荣任摩擦而产生的厚皮。《荀子·子道》:“有人于此,夙兴夜寐,耕耘树艺,手足胼胝以养其亲。”奏艰食:取得艰辛的食物。奏:取得。

(14)一瓢干糟糠:出自《论语·雍也篇》: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意思是:孔子说:“颜回真是个贤者呀!吃一竹筒饭,喝一瓢冷水,别人认为他这种忧苦不堪忍受,但颜回却不改易他的自得其乐,颜回真是个贤者呀!”甘:甜,这里是“甘于”的意思。糟糠:用来充饥的酒渣糠皮等粗劣食物。

(1ĵ)所逢义适然:所遇要办的事情只要合乎道义就是适当的。

(16)乐殊行与藏:所乐的不同是实行与隐藏。

(17)斯人:这些人,指孔子、颜回等先贤。斯:此。

(18)简编:指书籍记载。简:古代用长条木片或竹片书写文字,称简:编:编缀。

(19)希颜亦颜徒:希望成为颜回就会成为颜回的学生。

(20) 21):刚:坚强。适:去、往。

(22) (23):言:助语词。日云远:一天比一天行得远。云:语助词。

(24)末学多所岐,倚门颂韩庄,出入四寸间,雕镌事辞章:无本之所往往会导人入岐途,这就是靠着门墙去称赞《韩非子》和《庄子》,韩老之学差别也只有四寸之间,都是雕凿从事于辞章罢了。韩非严刑竣法,刻薄寡恩,偏激尚武;老庄清静无为,消极避世,屏弃仁义礼乐,皆儒家所不取。杨时为宋儒大师,自然崇儒学而辟韩老。

(25)挟策博塞游,异趣均亡羊:挟着书籍在名利场中游荡,志趣离异就会成“岐路亡羊”。博塞古代的博器。《庄子·骈拇》:“问谷奚事?则博塞以游。”亡羊:丢失羊。出自《列子·说符》:有人丢失羊,率众追,因岐路(岔道)多,未获。心都子评论说:“大道以多岐亡羊,学者以多方丧身。”后以“岐路亡羊”比喻学说纷杂,没有正确的方向,就找不到真理。

(26)至宝:极高的学问。宝:玉器的总称,这里指学问。

(27)惮:畏惧。梯:梯子,用以登高。航:航船,用以致远。梯、航:皆名词动用。

(28)万物备吾身:语出《孟子·尽心章句上》:孟子曰:“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意思是孟子说:“万物都为我准备好了,反躬自问,自己是诚实的,那是多么快乐啊。努力增强恕道并去实行,追求仁的境界没有比这更近的了。”

(29)求得舍即亡:语出《孟子·尽心章句上》孟子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求有益于得矣,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知有命,是求无益于得也,求在外在也。”意思是孟子说:“追求,就会得到;放弃,就会失掉。这是追求有益于获得,因为追求的是我身内应得的。追求有一定的途径,得到与否却听从命运安排,这是追求无益于获得,因为追求的是应在我身外的。”

(30)良:真。《史记·赵世家》:“诸将以为赵氏孤儿已死,皆喜。”

(31)君子儒:语出《论语·雍也篇》:“子谓子夏曰: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意思是孔子对子夏说:“你要做个君子式的儒者,不要去做那小人式的儒者。”

                                                                                           



(3)杨万里公家训

杨万里(1124~1206),字廷秀,号诚斋,宋吉州(治所在今江西吉安)人,家境贫寒,勤苦好学。绍兴二十四年(1154)中张孝祥榜进士,授赣州司户,继调永州零陵(今湖南零陵)丞,时名臣张浚被贬调到永州,万里请教,张浚用《大学》中“正心诚意”四字给予勉励,于是万里将自己的书室命名为“诚斋”,并以“诚斋”二字为号。


绍兴三十一年(1161),张浚入朝为相,推荐万里为临安府教授,因父逝世,居家守丧三年,改任奉新县知县,有政绩。乾道六年(1170),曾上疏《千虑策》。入朝任太常博士,升太常卿兼礼部右侍郎,转将作少监。淳熙十一年(1174),出任福建漳州知州,改任江苏常州知州。五年(1178),提举广东常平茶盐。因母逝世,离职居丧三年。


淳熙十一年(1184)召入京,任吏部员外郎。次年,升郎中。五月,因地震,万里上书陈述当前应办十事,洋洋近两千言,言辞恳切,任宋孝宗侍读。次年,兼太子侍读。宋光宗即位(1189),召为秘书监,次年,任焕章阁学士,为接伴金国贺正旦使,兼实录院检讨官。后出任慟东转运副使,权总领淮西、江东军马钱粮。宋宁宗即位(1195),召入京,万里辞而未行。升焕阁侍制,仍以老请退休,升宝文阁侍制,准退休。


退休后,居故里吉水湴塘,老屋一所,仅避风雨;长须赤脚,才三四人。除灵辉赠诗道:“清得门如水,贫唯带有金。”居家十五年,仍不忘国事。开禧二年(1206),因权臣韩亻宅胃开边衅,起兵端,万里忧愤,是年五月八日逝世,年八十三。谥“文节”,葬湴塘,今墓尚存,为省级文保单位。其著作颇丰,遗诗4300余卷,诗文集143卷,今全存,有《诚斋集》、《诚斋诗话》等。详见《宋史》。


杨万里退休后,于庆元己未(1199)六月初一日曾为本支《杨氏族谱》作《重修杨氏族谱序》及本训。


杨万里公家训全文:

吾今老矣,虚度时光。终日奔波,为衣食而不足;随时高下,度寒暑而无穷。片瓦条椽,皆非容易;寸田尺地,勿使抛荒。懒惰乃败家之源,勤劳是立身之本。大富由命,小富由勤。男子以血汗为营,女子以灯花为运(1)。夜坐三更一点,尚不思眠;枕听晓鸡两声,全家早起。栽萱(2)种麻,助办四时之衣食;耕田凿井,安排一年之种储(3)。育养牺牲(4),追陪亲友。养蚕织绢,了纳官租。日用有余,全家快活。世间破荡之辈、懒惰之家,天明日晏,尚不开日中,何尝早食?居尝爱说大话,说得成,做不成;少年专好闲游,只好吃,不好做。男娶女嫁,家大难当。用度日日如常,吃着朝朝相似。欠米将衣出当,无衣出首卖田,岂知浅水易干,真实穷坑难填。不思实效,专好虚花,万倾良田,坐食易难保守。光阴迅速,一年又过一年。早宜竭力向前,庶(5)免饥寒在后。吾今训尔,莫效迍邅(6)。因示后生,各宜体悉。

忠:上而事君,下而交友,此心不亏,终能长久。

孝:敬父如天,敬毁如地,汝之子孙,亦复如是。

勤: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俭:量其所入,度其所出,若不节用,俯仰何益?


注释:

(1)这两句意为男子在田间耕地劳作,女子在灯下干纺织等家务。

(2)萱:音xuan,即萱草又作“谖草”,古人认为可以使人忘忧的一种草。稽康《养生论》:“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愚智所共知也。”这里代指农作物。

(3)种储:播种耕耘及收割储蓄。

(4)牺牲:这里指猪牛马羊鸡犬等家畜。

(5)庶:幸,希冀之词。《左传·恒公六年》:“君姑修改而亲兄弟之国,庶免于难。”

(6)迍邅:同“屯邅”,谓处境困难。韩愈《与汝州卢郎中论荐候喜状》:适遇其人自有家事,迍邅坎柯。”

夜为勤(14),乃克有终(15)。


注释

(1)官箴:为官的箴言。此《官箴》见《诚斋集》。

(2)长孺:杨万里长子,号东山。淳熙元年(1174)四月诏举制科,为永州零陵(今湖南零陵)主簿。后为湖州(治所在今浙江吴兴)太守,为官清廉,弹压权贵,爱养小民,以俸钱七千缗(一千文钱为一缗)代贫户纳租,极有治绩。擢经略广东,迁福建安抚使。有强宗大姓倚势不纳租,长孺至其家,捆缚送府署,签判道:“尔为天子亲,我为天子臣;尔犯天子法,我行天子刑。”其人震恐,尽纳所欠租。真德秀入朝,宋宁宗问当今廉吏,真德秀以长孺对。绍定初(1228)出判江西,增田养士,发仓廪救饥荒。端平间(1234~1238)加集英殿修撰致仕,归吉水塘,自家老屋一所,如田舍翁,三世无增饰。年七十余卒。

(3)(4):试邑:试去当县官。邑:旧时县的别称。遗之:送给他。之:代词。

(5)吏道如砥:为官之道如磨刀石。砥:磨刀石。

(6)惟五:只有以上五个字:廉、恕、公、明、勤。惟:只。

!7)畴廉而残:与清廉相伴你就要凶恨。畴:伴侣。廉:清廉。而:通“尔”。

(8)畴墨而恕:与刑罚相伴你就要宽恕。墨:即墨刑,古代五刑之一,刺刻面额,以黑色,作为惩罚的表记。恕:宽恕。

(9)兼二斯公:兼有以上二者这就是公。斯:是。

(10)二者备矣:两者都具备了。

(11)我心匪通:自己心里还不会融会贯通。匪:通“非”,不。通:贯通。

(12)兹为不明:这就是还不贤明。兹:此。

(13)借胥为聪:借机谋当作聪明。胥:音xū,机谋。

(14)夙夜惟勤:早晚只有一个勤字。夙:早。

(15)乃克有终:才能够有个结果。乃:才。克:能够。终:结果。

                                                                                           

                                                                                           (淮风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