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知杂志

首页 > 四知杂志

寻 根 问 祖 晋 陕 行 

时间:2016-09-06 点击:529

信阳市杨氏晋陕寻根之旅纪行

                                                       

                                                       作者: 杨金林

   

     8月22日清晨,当一轮旭日从东方地平线冉冉升起的时刻,一辆白色的旅游大巴缓缓驶出河南省信阳市。上了沪陕高速后,一路向西快速行驶。车厢内,欢声笑语,歌声飞扬,一片欢乐和谐的景象。——原来这是信阳市杨氏文化研究会为了更多了解杨氏先祖的起源、更深领会杨氏文化的博大、更好传承杨氏的清白家风、更浓凝聚宗亲感情而组织的全市八县二区及市直的杨氏宗亲寻根团,前往晋陕二省寻根问祖。今天,39位杨氏宗亲在名誉会长杨道友、会长杨长威的率领下,向着神往已久的杨氏祖源地出发了。


拜 谒 震 公 祠

   

     下午4点,车到陕西华阴,我们便直奔位于渭河南岸的杨震公祠,——这是本次寻根之旅的第一站。

     东汉太尉杨震公被全球杨氏尊为共祖,他以“暮夜却金”的“四知”美德而名垂青史。在他的榜样作用下,清白家风代代相传,家族出现了熠熠生辉的清官群体,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一门四太尉的“四世三公”辉煌局面,成为我们杨姓人永远的骄傲!

     我们来到震公祠,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气势恢宏的四知坊。穿过四知坊,一樽高大的震公汉白玉雕像巍然屹立在我们面前。我们仰视公祖,他神情肃穆,正气浩然,手握书卷,凝视远方,令我们这些后裔们心中油然升起一种敬佩感、自豪感、振奋感。

      祠内的解说员告诉我们,为了纪念杨震这位伟大的人物,潼关县政府无偿划拨83亩土地,世界杨氏联谊会组织全球杨氏宗亲捐款3000多万元,在原址上重新扩建杨震公墓祠。新祠共分为祠前区、祠院区、墓园区三个区域,建筑面3665平方米。设有祭坛、华表、杨震塑像、四知堂、正气厅、浩然厅、清风廊、杨震墓以及6个后裔坟茔等建筑。现在已被陕西省确立为廉政教育基地。

     我们重点参观了震公祠的核心建筑——四知堂。我们在堂内观看了震公“暮夜却金”微电影,解说员引导我们参观了堂内的所有内容,并向我们详细介绍了震公清白、刚正、勤政的一生,以及他被奸佞迫害、蒙冤而死的悲壮结局,让我们既感佩至极,又唏嘘不已。他老人家的一生,正如“四知堂”的一副对联:“廉心洁似潼关月,浩气雄如华岳风”。

     位于“四知堂”两侧的正气厅、浩然亭、清风廊等展厅,我们也逐一进行了浏览。

     我们要进行的第二项重要活动就是祭拜震公。我们来到震公墓前,绕墓一周,驻足墓碑前,注目那历经沧桑的碑文,不禁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道友、长威两位会长燃起香烛,率领全体宗亲庄严肃立,向震公行叩拜之礼。

这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但却饱含了杨氏儿女多少缅怀之情啊!这一拜,饱含对祖无限爱;这一拜,您佑后裔千百载;这一拜,清白家风传万代!······

    傍晚,我们回到了华阴县城,又参观了城南的东宫村。当地族人告诉我们,这里是我们先祖走出华山世居的地方,也是我们杨氏的发祥地,有“天下杨氏第一村”之美誉。“天下杨氏出华阴”,秦汉时期从这里走出了华阴侯杨章、赤泉侯杨喜等,此后“西汉十轮”、东汉“四世三公”、“西晋三杨”、“大隋王朝”、“大唐十一相”、“忠烈杨家将”等等,如同群星灿烂,出现在历史的天空里。    


仙 峪 探 遗 踪

   

   “关西杨伯起,汉日旧称贤。四世三公族,清风播人天。夫子华阴居,开门对玉莲。······”这是唐代大诗人李白送别震公后裔杨燕的一首诗。他告诉我们,华阴就是我们的老家,开门就能看到华山。可是我们不少宗亲却不知道,在此之前,我们的先祖在华山西峰侧的仙峪避难长达近150年。

     哦,原来仙峪就是杨氏的避难所,华山就是杨氏的恩德山!

     8月23日拂晓,我们起床推开窗户,东方晨曦初露,朝霞满天。整个华山云笼雾绕,时隐时现,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早饭后,我们乘着旅游中巴向华山西峰进发。

     这是一条美丽的峪道,在华山主峰的西边,穿行山谷,蜿蜒曲折,清静幽深。峪道的两边山峰险峻,奇石林立,草丰木茂,流水潺潺,因上古时黄初平、黄初起兄弟俩在峪内的峰上牧羊成仙,故被命名为仙峪。数千年来,一直弥漫着一种神秘的色彩,平时除药农樵夫偶尔攀峰越涧外,凡夫俗子很少涉足。

     我们循着山道向上攀爬,在接近山崖的地方,有一处呈45度斜卧的山岩,岩石之上,有两处石刻:一曰“云横仙峪”,一曰“杨氏先祖避难处”。 向前再走不远,就到了崖顶。“羊公石室”就在山道的左侧,一个非常古朴优雅的石窑。我们想象不出,当年我们先祖为避灭门之灾,怎样千里跋涉,找到如此隐秘之处?如何凿石成窑?怎样在此度日?

     文学史上著名的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曾与同僚来到此处,追寻先祖的遗迹,不由感慨万端,作文记事:“太华千仞,长河万里,则吾土之山泽,壮于域中;西汉十轮,东京四代,则吾宗室之人物,盛于天下。……塞山四绝,烟雾苍苍,古树千年,藤萝漠漠,诛茅作室,挂席为门,······仙台可望,石室犹存。”    

     啊,华山,感谢您,您以您的深厚和仁慈接纳了这支来自远方古杨国的逃难队伍!啊,仙峪,感谢您,您以你的温暖和神秘庇护了我们杨氏先人150年!两千多年后,杨氏的千百万后裔必将以更加辉煌的历史功绩回报您这片伟大的热土!


访 迹 古 杨 国                                        

 

   8月23日下午3点,我们从华山上下来后草草用餐,就开始了新的旅程,去寻访杨氏的发源地古杨国——山西省洪洞县。

   我们出华阴,越黄河,入山西,一路向北,直到夜色笼罩,华灯初上,才赶到临汾宿夜。

   8月24日8点,我们先去距临汾很近的尧庙,在那里,我们瞻仰了远古时期第一圣君——尧帝,见证了华夏文化之根,文明之根,精神之根。

   9点左右,我们来到了古杨国洪洞县。

   根据史书《国语·郑语》和2003年1月19日陕西眉县杨家村出土的“四十二年逑鼎”铭文的记载,两周时期确实存在古杨国。一直被史学家认为在山西的洪洞县东南18里范村。此地秦汉时设立杨县,而杨县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这片土地上有个古杨国,“三封杨侯”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但那里现在都是麦地,我们只能听听介绍,心中不无遗憾。

   我们重点参观了洪洞大槐树。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来到洪洞县城,到处赫然写着这样的大字标语。我们走进大槐树寻根祭祖园,果然名不虚传,千年古槐就有好几颗,给人一种历史的沧桑感。一进大门,迎面而立的是寻根壁照,一个高大的“根”字矗立在眼前,两边用小篆写着“饮水”、“思源”四个字,让我们有一种找到根的感觉。

   我们来到“祭祖堂“,壁上贴着一张"古槐后裔姓氏表",该表上共有四百五十姓,供桌上供奉着他们的牌位。我们在其中寻找杨姓祖先的牌位,眼尖的宗亲一下就发现,在第一排的正中间,”杨“字牌位默然而立。会长杨长威恭恭敬敬地净手、燃香,把我们祖先的牌位请到专门用于祭祀的”献殿“,全体宗亲整齐肃立,向我们的先祖行三鞠躬之礼。

   啊,大槐树,古杨国,这里就是我们的根!

  又是长途驱驰,夜宿平遥古城。


凭 吊 雁 门 关

   

    我们的第三站是雁门关,但听说五台山有座杨五郎庙,因此我们又拐了个大弯,去拜谒杨五郎庙,顺便游览一下著名的佛教圣地五台山。

    8月25日中午到达,下午拜庙游山,夜宿山下农家饭庄。

    8月26日7点40分,继续向西北进发。目的地代县雁门关。

    越往西北,气候越凉爽,气温下到17度,颇有些寒意。我们中不少人买了外套,以抵御寒冷。

    驱车四个多小时,中午1点多,我们终于来到雁门关。

    我们这次进关,是走大运高速越过雁门关又拐回来进关的。也就是说我们是从塞北进来的。这样更能看清雁门关的地势险要。汽车一直在山谷里行走,两边都是陡峭的高山,越往里走,山谷越狭窄,直到关前,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提起雁门关,举世闻名,它在中国军事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素有“三晋咽喉,中原锁钥”之称,它的作用是抵御塞外的游牧民族进犯中原。今天来到实地,感受真的非同寻常。那陈旧的关楼,残破的城墙,风化的砖头,苍凉的古道,仿佛都在诉说着它的古老与沧桑。

    关门两边有一副对联:““三边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2000多年间,在雁门关戍边征战的英雄豪杰知多少?怕是数也数不清,李牧、李广、卫青、霍去病、薛仁贵、郭子仪等等,然而让我们杨家人感到骄傲的是,以杨业为代表的大宋杨家将在雁门关镇守30余年,前仆后继,屡败辽军,为国家立下了赫赫战功,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后世人在雁门关修建了一座“镇边祠”,祠内供奉着上述守边英雄,而给杨家将专辟一殿,足见后世对杨家将的高度崇敬;关下面路侧立了杨家将石雕群,以老令公为首的七郎八虎为一队,以佘老太君为首的杨门女将为一队,阵容壮观,栩栩如生;雁门山顶,杨六郎的巨大石像高高矗立,手持银枪,威风凛凛,虎视北方。可以说,雁门关到处可见杨家将的踪迹。

    星移斗转,岁月沧桑,今天的雁门关已然失去了军事防御功能,但是英雄们的立下的功勋却永载史册;英雄们的名字流芳百世!任时光如何流逝,他们的形象依然生动!“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淹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雁门关归来,已是下午四点多。我们又访问了离关不远的代县鹿蹄涧村的杨忠武祠。

   忠武祠是杨氏雁门边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忠武“是宋太宗赵光义赐予杨业的谥号,忠武祠也就是杨业的祠堂,它是杨家将第十四世孙杨友和杨山做元朝龙虎卫大将军时在此地定居后奉旨修建的。祠门三间,每间前檐各悬一块金匾,书“奕世将略”、“一堂忠义”、“三晋良将”。祠堂门楣挂一盘龙蓝地匾额,上书“忠武祠”三大金字。祠门内侧,抄录了宋廷给杨家的诰敕十篇。祠有两进,前院奉祀杨家后裔。后院正殿五间,廊柱悬挂楹联一幅:“丰功伟烈著边疆勇冠千军称无敌,浩气英风留古塞声威万代佩专诚”。殿内正中塑杨业和佘太君像,八子分列两旁。东、西、南是杨家历代武将塑像,共二十二尊。

   我们瞻仰英烈先祖,胸中充塞着一股英雄之气,荡气回肠,驰骋纵横,不可遏止······

   瞻拜完毕,暮色降临。我们按预定的行程计划,驱车赶往太原住宿。


寻 祖 晋 王 祠

 

   8月27日早饭后,我们去拜谒晋祠,追寻杨氏血脉始祖唐叔虞的故事。

   8点半左右,我们来到距太原25公里的晋祠。这里果然是风水宝地,背靠悬瓮山,南面临晋水,古木参天,清泉长流。

   说起晋祠,这里有一个美丽的故事,成就了一个贤明的诸侯国君。《史记·晋世家》是这样记载的:”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珪以予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请择日立叔虞。成王曰:’吾与戏之耳。’史佚曰:’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于是遂封叔虞于唐。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故曰唐叔虞。”  这就是“桐叶封弟“的故事。

   导游介绍,叔虞成为唐国国君后,不负众望,在他的领导下,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国力逐渐强盛,百姓安居乐业。他去世后,唐人为纪念他,就在晋水源头、悬瓮山下修建了这座晋祠。北宋天圣年间,宋仁宗追封唐叔虞为汾王,因此晋祠又被称为“晋王祠”。 晋祠本是为叔虞而建,可是周人以孝为先,故立叔虞之母邑姜为主祠(即显灵昭济圣母殿,邑姜也颇有贤名),而叔虞祠则建在圣母殿右侧。

   后来,叔虞长子夑继位,因南有晋水,故改国名为晋。叔虞即为晋国第一位国君。次子杼(又名平杼)在周康王六年被封到杨地(今洪洞县)为杨侯,后杼公以邑为氏,名为杨杼,他就是杨氏的受姓始祖。我们从下往上追根,追到这里算是寻到总根了。

   拜谒完晋祠,我们预定的寻根目标就全部完成了。

   9点半左右,我们告别了老祖宗,踏上了归途。


快 乐 无 极 限

 

    漫长的旅途,千里跋涉,人是很容易感到枯燥和疲惫的,可是我们全然没有这种感觉。

    我们压根就不操心旅途寂寞。我们快乐的方式多种多样,在不同的路段,我们开展了不同的活动。在杨志强、杨长运两位热情活泼的宗亲主持下,有时我们开起了车厢演唱会。会长杨长威一曲《朋友啊朋友》,粗犷雄浑,豪气干云,一下子把大家的心都唱热了,宗亲们各显身手,一展歌喉:老歌,新歌,红歌,情歌,京剧,精彩纷呈。有时我们开起了说说会,讲笑话,猜谜语,对对子,绕口令,各献才艺;有时我们开起了座谈会,大家都谈谈这次寻根问祖的感受,宗亲们争抢话筒······一路歌声嘹亮,掌声迭起,笑声不断,在欢乐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已驱驰千里,到达目的地。                                                                                  

    寻根是快乐的,旅途是快乐的,正如两位会长所说,这是一次寻根之旅,快乐之旅,和谐之旅。为什么会如此呢?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大家在一起,可以无拘无束,放开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