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之窗 > 杨帮立:似曾相识

文艺之窗

杨帮立:似曾相识

杨帮立:似曾相识 

上传时间:2020-04-11

点击次数:120 次

案例描述:

杨帮立:似曾相识

 金麻雀网刊 金雀坊 3月25日

第 1318 期




似曾相识

● 杨帮立

 

过了惊蛰,老王无觉可睡了,迷瞪一会,又让梦给填满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女子,坠在水里沉多浮少,仰着青春的脸,哀哀怨怨的看着他。


儿子是医生,在隔离房里陪伴病人。电话隔离不住:爸,你是在家憋闷的,等小区解禁了,出门买买菜,下乡钓钓鱼,自然就好了。老王说,不是你想的那回事。儿子上了心,出来时,带他做个体检,看了报告单:爸,你身体各项指标给去年比,没啥变化,没大毛病。


老王还是觉得哪儿都不舒服。寒食节,老王迷迷瞪瞪熬到窗外第一声鸟鸣,在客厅留下个字条:我回老家扫墓了。儿子醒来,也没觉得有哪儿不妥:这老爷子,早说我陪你一块啊,不知道我休假吗?


在祖坟挨个烧上纸钱、三跪九拜。禁放鞭炮,老王置身不了祭祖的气氛中,空荡荡的心,空荡荡的人,在白露河岸边转悠着。早有下游的一个行政村整体搬迁过来,洁白的小楼,护绕在吐黄的柳条间,掩映在爆青的白杨里。河坡野地,爬高下低,他像是在寻找什么,时而弯腰时而抬头,东瞧西望,转悠了大半天,在河埂上坐下来,歇一歇,喘口气。


还有一座坟没走到,那是他经年累月在心里筑起的一道坚硬的坎。


他轻叹一声,目光渐渐迷离起来,小时候白露河故道的情景,飘到了老王眼前:一条叫着龙沟的水系弯弯曲曲的消失在苍茫的淮草滩里。西岗上牛羊走下岗坡,东湾里牛羊翻过河堤,孩子们集合到草滩放牛牧羊。东湾里那个头发结着疙瘩的小姑娘,哭声隐隐约约的传来,她的小羊羔丢了一只。在龙沟边喝水,掉到水里冲跑了?西岗上一个少年,飞身下牛,奔跑过来,一道闪电,跳进龙沟,鱼一般游动,在拐弯处芦苇丛里,高高举起了瑟瑟发抖的小羊羔……龙沟被茂盛的草丛密封着,哗哗的水声吸附在草上,融化在风里。

从龙沟升起一团雾,浓缩变小,飞进他眼里,在脑海弥漫开来。


“王哥哥,来家了?”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侧过脸,一个似曾相识碧玉妆成的小姑娘向他走来,走几步又回转身去,越走越高,走成了人面桃花春光明媚的大姑娘,低下头,嘴角狠狠的咬着乌黑的辫子稍。咚咚锵 ……砰砰喳……,锣鼓喧天,有一群人,把一个身穿军装意气风发的青年,送往远处接兵的车上。散在草丛间的牛儿羊儿,停下吃草,抬头向他张望。那青年向着她,招手招手再招招手!姑娘的泪水,吧嗒吧嗒,清脆响亮!


“小翠——”,老王苍凉的喊出一嗓子,恍恍惚惚追上去。


雨,丝丝飘凉。春风放胆,翠色连天,烟雨无边。小翠下了河埂,蹒跚着紫云英的紫、油菜花的黄、杏花的粉,一株小树苗摇摇晃晃立起一颗大槐树,支撑住她倾斜而下的身子。她旋即消失在粗大铁青的树干后面,老王一个步急,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树”上。


疼痛让人清醒。老王揉揉头上渐起渐大的包,听听头顶车辆奔驰的震动声,摸摸生硬冰凉的水泥墩子,明白了,自己走了神——撞在水边高速公路桥墩上了。他弯腰拨弄一下水面漂浮的杂物,捧水洗了把脸,魂归本位。环顾四周,尽管沧海桑田,地貌改变,大脑里收索定位,这个粗大沉重的水泥墩子,正坐落在小翠的坟头上。


“小翠——”,浑浊的老泪像两条蚯蚓爬在老王的脸上。他把一沓子黄表纸,展成一朵盛开的黄花,放在桥墩下,阴风阵阵,老手颤抖,怀中护住,这才点着火:这一趟回来,我是要给自己找块地方住的,到时候永远陪伴着你们。转来转去,可怜这么大的老家,连一个巴掌大的地方都找不到。西岗坎开发完了,东河稍开荒光了,连我爹妈的坟地,也被谁削成了小馒头包……可怜的你啊,压在了桥墩下……我真没良心啊,实在是对不起你,没脸去见你啊……

错过半个春天的儿子,带着媳妇去山里踏青。山间的云朵一般,酣畅淋漓的荡完了白天荡进了夜晚:老婆,给爸打个电话,要没走,咱不上高速了,走下面把他带回去。


滴答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四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


评  点

老王去上坟,却发现,由于过度开发,爹娘的坟被削成了小馒头,曾经的心上人小翠的坟干脆被压在了桥墩下……其情其景,怎不令人肝肠寸断。


其实,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死人不能和活人争地,殡葬改革势在必行;传统文化还必须遵守,请给故人一处安息之地。妥善处理这个问题,关系千家万户的民生大事。

作者简介

杨帮立,河南淮滨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百花园》《微型小说选刊》等报刊,有作品获奖并入选语文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