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之窗 > 杨帮立:被通报者

文艺之窗

杨帮立:被通报者

杨帮立:被通报者 

上传时间:2020-04-11

点击次数:117 次

案例描述:

杨帮立:被通报者

 金麻雀网刊 金雀坊 3天前

第 1332 期




被通报者

● 杨帮立



你娘跌倒了。爹在电话里说完这句话,没声了。


娘,患中风两年多了,跌倒,是最害怕出现的事。大刚沉默片刻:打120送医院吧。他也知道,医院,现在是最不能去的地方。小唐给她挂上吊针了。小唐是村卫生所的医生。小唐咋说?等疫情缓解下来,还是要送医院。娘的药吃完没?吃完了,小唐又包了几小包。家里没啥菜了吧?小菜园里,开始起身的葱蒜小青菜,让爹挖得差不多了。爹没说,爹说的是,饭菜好对付。好对付,就是对付,他清楚,爹是从来不叫苦的人。本来说初一值罢班就回家,疫情就是命令,他急速返岗,奔赴到所驻的村,从扶贫排头兵变身战“疫”先锋,一干就是一个多月。


娘,到底啥样?想回家看看。这种感觉,潮水般涌来,势不可挡。老家在另一个县。和他工作的县北隔一条河。而他所驻的扶贫村,恰巧在他这个县的南部山区里。


他拨通妻子的电话。妻子说咋顾得给我个电话了?我说你把我忘了呢。别瞎扯淡了,我娘摔倒了。妻子正经起来:那咋办?你别嫌麻烦,全副武装到超市买点水果、蔬菜、面条……你看着买吧,最好能买块肉,咱也不管他贵不贵了;再把我年前找刘文义给娘开的药找找,统统装在一个大袋子里,放在小区门前卡点,我夜里去取,再送回老家。

不进小区?不进。那我陪你一块。女人纠缠起来。不了,你给孩子带好,我就阿弥陀佛了。我也想回去看看娘。不行,大刚口气硬了:两个人过路卡,说不清,麻烦大,也不安全。


吃过晚饭,他对帮扶队员说:我出去一趟,夜里回来,有事打电话。


想老婆了?


滚!没心情开玩笑。


路途遥远,平时,也得90分钟车程。大刚摆好通行证,驾车上了暮色苍茫的山路。好在这一段大刚人熟路熟:停车,下车,量体温,登记……进南关——到小区——取物品——再出城,往北——


再往北,夜越来越深了。


一辆大卡车,横在了国道中间,车帮上挂着一幅标语:疫情防控,禁止通行——南坡村。家,就住在南坡村北隔河,没路没桥,要走国道绕个大三角。


按经验,夜里也应该有人值班。他下了车:有人吗?


没人搭腔。他点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照卡点棚,值班表、体温枪、登记薄、消毒液……他断定有人,并判断出,人在驾驶楼里睡觉。他拍拍车门。


谁?从哪来到哪去!没看见路封了吗?“国家有难,咱不添乱;呆在家里,就是贡献。”紧接着喇叭声响起。


我。他大声说。我是谁?他立刻反应过来,给没说是一样:我和你们黄广田书记是朋友啊。他没说黄书记,他说的是黄广田书记,他是个有智慧的人。


驾驶楼里窸窸窣窣,有了动静,一柱强光照在他脸上,马上熄灭了。有门!


是大刚啊,是谁也不能放!再说前面桥头村封死了,县里设的点,抓住你私自乱跑,要给处分的!

擅离工作岗位,公证私用连闯路卡……县里通报好几批了。大刚像刚睡醒,年轻人毕竟反应快:黄书记,我不是跟你村里县医院的刘文义是同学吗,他在医院隔离区陪护病人,打电话让我给他家里送点东西,白天顾不得,趁夜里来了。


话到手到,他打开后备箱,把一个大袋子搬了下来,放进卡点棚:黄书记,有劳你转送了!非常时期,你也不用下车,咱们也不再握手了。他上了车,缓缓的调转车头,狠踩了一脚油门。


第二天中午,他带着志愿者服务队,在村里给返乡隔离在家的户上送生活用品,局长来了电话:你这一夜,干啥去了?从县南到县北,到处登记的都有你。县里正在抓你这个典型……我怎么就把你看走眼了呢?


我去南坡村给刘医生家送生活用品,他在隔离区陪病人出不来,我跟他是同学,帮他个忙。不信,你让纪检上调查一下村里的黄书记!大刚说到最后声音有点悲壮了。


手机刚挂掉再响起,是爹的:你要好好谢谢你刘叔啊,他隔河渡水,把你买的东西扛俺村部卡点来了,我赶到连个面都没见着……

 

——四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





评  点

疫情当前,很多岗位上的人都处于两难境地,顾了工作顾不上家,无数人在各自岗位上、防控卡点上尽职尽责,保护着老百姓的安全,就像大刚一样。大刚为了病中的母亲,差点成为被通报者。艰难中方显政策之严,与人心之暖,政策严格,是为了大多数人,人心之暖,是为了个体特殊的需要者,辗转送到的药,就是人心的暖。比较切合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实际,写出了人性中坚强和软弱的两面。

作者简介

杨帮立,河南淮滨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百花园》《微型小说选刊》等报刊,有作品获奖并入选语文试题。